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干了,你随意。

【昴哀】骑士的职责

飞机穿过厚厚的云层,视野一下子清晰起来。耳边响起空姐轻柔的声音,“请问需要饮品吗?”
新一摇头拒绝,往一旁看去,阿笠博士的脸上又浮现出忧虑。
“阿笠博士,别担心了,灰原那家伙绝对没问题的。”
“可是,新一,小哀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家,我实在放心不下…要是黑衣组织那些人…”
“嘛,黑衣组织要真的来了,你在家不也没用吗?”新一半闭着眼睛毫不留情的回道。
“再说了,灰原还有昴先生保护呢。博士你就别瞎操心了。”
“说……说的也是呢…”博士舒了一口气,FBI的王牌在,一定没问题吧。

博士屋内。
小哀在客厅的桌上吃着中午冲矢昴送来的咖喱饭,望着只有自己的大房子突然有一丝走神,独自在美国留学的记忆忽地一下涌了上来。
异国他乡...

【短篇】在那之后的之后

官方CD广播剧之后
杀玲  犬薇

玲选择成为杀生丸的新娘之后,离开了村庄。

几天后,戈薇再次见到玲时,是杀生丸陪同玲前来拜访。
“啊,是玲和哥哥!快点!犬夜叉!”戈薇不顾犬夜叉情不情愿一把拽着犬夜叉来到二人面前。
“戈薇姐姐!我好想你啊。”玲抱住戈薇,将脸埋进戈薇的长发。
戈薇搂住玲,用手摸着玲微微翘起的头发,柔声答道:“戈薇姐姐和大家也很想你啊。”
犬夜叉看着两个难舍难分的女孩,满面无奈,“切,只是分别了几天好吧?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戈薇松开玲,生气的瞪了犬夜叉一眼,“犬夜叉你会不会说话!不要破坏气氛!”
犬夜叉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
玲回头看了杀生丸一眼,略带娇羞的递给戈...

关于邻居先生的二三事


我的邻居,二十出头的小青年。
也许是因为城市邻里间关系冷淡,我至今不晓其姓名。
邻居先生,不高,但身材匀称,腰杆子挺得笔直,看上去也十分舒服。
他经常戴着一顶棒球帽,黑色的碎发从帽中漏出。无数次的,我与他在楼道中擦肩而过,却始终没能将他隐在帽檐下的眼睛看清楚。

邻居先生喜欢做菜。
老式的房子,他家与我家共一条走道。厨房与卧室独立。每每回家,侧身经过他的厨房时,总看见他弯着腰仔细的切着菜。
白蒜,红椒……各种佐料被切得细碎,整齐的码在矴板上。锅里烫好了油,滋滋的响着。他一旋身,菜刀一铲,鲜艳的佐料在锅中爆开,辛辣生猛的气味迅速弥散开来。紧接着,菜下锅了。锅铲翻炒间,更浓郁的香气直冲鼻中。
我回家,不满...

彼味

|楚路

|翻出来的旧文
|cp感不强 
|求评论  求指点  求勾搭!
|虽然知道没人喜欢……

 

路明非大二的暑假。
盛夏,蝉鸣聒噪不休。太阳毒辣,晒得草木打了焉儿,晒得沥青路都有点烫脚了。
路明非在小屋中热得满头大汗,他央求着婶婶开空调,得了准许,路明非乐呵乐呵的关了门,享受怡人凉风。
今天那个烦人的小胖子路鸣泽不在,他约了同班女孩去市中心玩。在泡妞这方面,身高160体重160的路鸣泽比表哥不知胜了多少筹!
路明非翘着二郎腿哼着白烂调子的小曲儿打游戏,正与敌方酣战,QQ传来了滴滴滴的提示音。
路明非暂时抽不出空来,没有理会。
几秒后,又是滴滴滴的一声。路明非只...

火烧

「双神」「银神」
「可作为荒芜的后篇,虽然二者没有任何联系。」

在此之前,神乐从未想过,与神威的再次相逢。

距吉原一战已过去好几日。
万事屋三人在处理完后续繁杂事物后便返回了地面。
神乐斜倚在靠窗的墙边,无所事事的看着大家。
月咏送来了药物,她看着一屋子的伤员显得有些拘谨,微红着脸说了许多感激的话,最后郑重的鞠了个躬,转身离开。
银时目送月咏离去,直至月咏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的尽头。他艰难支着身子的动作才松懈下来,如负重释的长吁一口气,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
"总算结束了啊。"银时随手拿起一本Jump盖在脸上。
"是啊,接下来可以好好休息了,特别是银桑,你伤势最重,这几天一定不能再乱动了。"新八扶扶眼镜,...

【冲神】冤家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清晨,太阳初升,阳光为万事屋镀上一层融融暖色。

 神乐被窗外清脆婉转的啾啾鸟鸣扰醒。

她揉揉松懈睡眼,睡衣衣袖胡乱的擦擦嘴角的口水,拉开门探头一望,眼镜废材还没到。

“银酱!银酱!”神乐赤着脚走向银桑的房间,猛地拉开门。“银酱起来啦!太阳晒屁股了啊!”

“哦。”银桑蜷着身裹着薄被,含糊不清的应着“昨天才忙完的委托,让我再睡一会吧。”

“喂---”神乐满脸黑线,踹了两脚。“天然卷你给我起来啦!”

银桑豪不为所动,更加大声的打起呼噜来。

“银酱!!今天是你做饭诶!”神乐有些恼火,声音陡然提高。银桑这才翻过身,红眸微微眯着,一副庸慵懒懒的模样“是么?可是家里没有吃的了,你自己...

万事屋有女初长成

一晚上撸出来的文,略渣 见谅。


正   文


  夕阳西下,残阳将天幕染得一片血红。

  “定春~”神乐嘴里叼着醋海带,闲闲的迈着步子沿着公园道路散步。

  “旺!”定春萌萌的回应,水灵灵的眼睛望向神乐。

   小道上迎面走来一家人,母亲拉着小女孩的手“今天是花子的生日呢~爸爸给你买的新衣服喜欢吗?”女孩甜甜一笑“嗯,喜欢!”

一家人走远。

“今天万事屋也没有委托呢”神乐伸出手,顺着定春柔软的脑袋摸着,映着夕阳的灵动眸子此时有些黯淡“身上这件红色...

 附歌词

Crush
David Archuleta

I hang up the phone tonight
Something happened for the first time
Deep inside
It was a rush, what a rush

Cause the possibility
that you would ever feel the same way
About me
It's just too much, just too much

Why do I keep running from the truth
All I ever think about is you
You...

银魂!银他妈赛高!银他妈永远是我大本命!

四月,春意尤浓。

© 鹿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