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干了,你随意。

【短篇】在那之后的之后

官方CD广播剧之后
杀玲  犬薇


玲选择成为杀生丸的新娘之后,离开了村庄。


几天后,戈薇再次见到玲时,是杀生丸陪同玲前来拜访。
“啊,是玲和哥哥!快点!犬夜叉!”戈薇不顾犬夜叉情不情愿一把拽着犬夜叉来到二人面前。
“戈薇姐姐!我好想你啊。”玲抱住戈薇,将脸埋进戈薇的长发。
戈薇搂住玲,用手摸着玲微微翘起的头发,柔声答道:“戈薇姐姐和大家也很想你啊。”
犬夜叉看着两个难舍难分的女孩,满面无奈,“切,只是分别了几天好吧?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戈薇松开玲,生气的瞪了犬夜叉一眼,“犬夜叉你会不会说话!不要破坏气氛!”
犬夜叉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
玲回头看了杀生丸一眼,略带娇羞的递给戈薇一叠喜帖,“那个…杀生丸大人和玲的婚礼几天后就要举行了,玲希望戈薇姐姐和大家都能来参加…”
戈薇接过喜帖,羡慕的看着玲和杀生丸,昔日瘦弱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与杀生丸亲密的站在一起。
通向村外的小路上印着玲和杀生丸的足迹,即将隐去的夕阳拉长二人的身影。
“真好啊…”戈薇叹了口气,她拉过玲的手,“玲,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放心啦,我和杀生丸大人在一起呢!”玲开心答着,对杀生丸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杀生丸看着玲,眼底尽是温柔。
“不过说起来…”戈薇把头扭向一旁的犬夜叉,带着几丝埋怨,“为什么玲既有哥哥的求婚又有婚礼而我什么都没有啊?”
“哈?戈薇你还记着这个吗?你还真是心胸狭隘呢!”犬夜叉叹口气,仿佛自己也很委屈。
“我心胸狭隘?!犬夜叉!那可是女孩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东西之一啊!”戈薇怒气冲天,毫不客气的吼了回去。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别生气啊!”犬夜叉没想过戈薇会这么生气,手忙脚乱。
“那你现在说!”戈薇叉着腰,赌气似的要求。
“你到底要我说什么嘛?那个黑和尚到底是什么啊?上次在老爸的墓地里不是已经解决掉了吗?”
“求婚啊!就是成为夫妻之前要说的话!就是男人对心爱的女孩说想要娶她的话!”戈薇耐心的解释。
犬夜叉皱着眉没有说话。
“算了,没救了…简单来说,就是哥哥上次在爸爸的墓地里对玲说的话!”
“为什么杀生丸说的话就是黑和尚,啊不,求婚啊!你叫他给你说得了!”犬夜叉指着杀生丸。
“犬夜叉你是笨蛋吗!?这种话怎么可能要哥哥说!”戈薇骂了回去。
玲和杀生丸在一旁听着,突然玲恍然大悟,“原来当时杀生丸大人说的话是对玲的求婚!”
“没错。”戈薇向玲点点头。
“啊,杀生丸大人,玲好幸福!当时杀生丸大人说的每一句话玲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呢!”玲的脸上满是少女的娇羞与幸福。
“那种话啊…”犬夜叉满面为难,凭犬夜叉的性格,他根本就不知道怎样去组织语言将细腻的感情传达给戈薇。
但是在杀生丸面前怎么可能说出“我不会”这句话啊!犬夜叉甩头,“切,那种话,我不屑于说。”
戈薇快被气得喘不过气来,“犬夜叉!…坐下!”
砰的一声,犬夜叉趴在了地上,啃了满嘴的尘土。
“哼,连求婚都不会说的家伙,犬夜叉,你没有资格参加我和玲的婚礼。”杀生丸冷笑一声,轻蔑的说道。
“切!还真以为我稀罕啊?不去就不去!”犬夜叉扭头就要走。
“不要这样啊,犬夜叉哥哥,你别走啊,玲想犬夜叉哥哥去的。”玲急忙上前挽留,又用请求的眼光看着杀生丸。“杀生丸大人…”
杀生丸受不了玲这样,立刻缓和下来,“听你的。”
“玲,你放心,我们都会去的,珊瑚和弥勒也会带着三个孩子来的。云母也会来哦!”戈薇笑着对玲做了承诺。
“嗯!”玲笑了,又上前对犬夜叉说,“犬夜叉哥哥你也快点向戈薇姐姐求婚吧,戈薇姐姐一定会觉得很幸福的!”
“我…我…”犬夜叉语塞。
“总之呢,犬夜叉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一辈子都不理你了!”戈薇下了最后通牒,对杀生丸和玲却是微笑,“哥哥,玲就拜托你了,请一定照顾好她。”
杀生丸点点头允诺。
“玲,走了。”杀生丸转身,语调一如既往。
“是,杀生丸大人!”玲跟了上去,边走边向犬薇二人挥手告别。

戈薇望着二人远去的身影,又狠狠瞪了犬夜叉一眼,转身独自离开。


杀生丸带着玲在林间走着,后面传来脚步声。
“喂!杀生丸!等一下!”犬夜叉追了上来。
杀生丸回头瞥了一眼。
犬夜叉看着他,别扭的问,“那个…黑和尚…啊不求婚…到底要…要怎样说?”
“哼,”杀生丸冷笑,回过头继续走。
“无可奉告。”

fin
2017.7.10
鹿原

评论
热度(20)

© 鹿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