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干了,你随意。

【昴哀】骑士的职责

飞机穿过厚厚的云层,视野一下子清晰起来。耳边响起空姐轻柔的声音,“请问需要饮品吗?”
新一摇头拒绝,往一旁看去,阿笠博士的脸上又浮现出忧虑。
“阿笠博士,别担心了,灰原那家伙绝对没问题的。”
“可是,新一,小哀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家,我实在放心不下…要是黑衣组织那些人…”
“嘛,黑衣组织要真的来了,你在家不也没用吗?”新一半闭着眼睛毫不留情的回道。
“再说了,灰原还有昴先生保护呢。博士你就别瞎操心了。”
“说……说的也是呢…”博士舒了一口气,FBI的王牌在,一定没问题吧。



博士屋内。
小哀在客厅的桌上吃着中午冲矢昴送来的咖喱饭,望着只有自己的大房子突然有一丝走神,独自在美国留学的记忆忽地一下涌了上来。
异国他乡,每天听着各式各样的语言,看着不同的人在眼前走过。学校里很少有亚洲人,也正是因为这副带有东洋血统的面孔,学校的人会时不时捉弄,排挤自己…最后还是组织的人出面摆平。
“那些人究竟做了什么呢?”小哀想着,轻笑了声。
留学的城市很繁华,有时会上街走走,看着眼前流离的色彩心情总是很好,可以告诉姐姐的事又多了一件……
走在街上,有金发碧眼的美国帅哥前来搭讪,也有眼神深邃浪漫多情的意大利男人前来邀请喝酒,当然,志保全都冷冷拒绝。
想着,小哀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自己依旧孤身一人,就连姐姐都离她而去……
突然,莫名地就想起了工藤,那家伙总是有很多伙伴,一直被温暖包裹,也一直用自己心底的炽热去温暖他人,身边还有一个小女朋友,那个如天使般纯洁善良的女孩,是了,从阴暗海底逃出来的鲨鱼怎么比得过人人都爱的可爱海豚呢?说不定,工藤那家伙已经和小兰在伦敦见面了……
“晚饭冷掉了可就不好了哟。”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小哀回头,警惕的看着冲矢昴,“你来干什么?江户川不在这,你要是想掺和进事件中也没机会。”
“哎呀,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形象?那还真是伤心呢……”冲矢昴微笑着,示意着手里端着的浓汤。“其实呢,我是来分享汤的,每次都被你批评一番,这次可是带着一洗前耻的决心呢,来,尝尝吧。”
“不用了,我还有你中午送来的咖喱饭。”小哀并不领情,扭过头继续吃。
“看你刚才发了那么久的呆,饭冷掉了吧,还是喝点热汤吧。”冲矢昴依旧微笑,将汤放在桌上。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小哀盯着他。“趁人不注意进来,不是很礼貌吧?”
“在门口是站了有一会了,看你实在在想些什么,就没忍心打扰,如果你感觉不舒服的话,我道歉。”冲矢昴面不改色,语气温柔。
“不用了,每次想起姐姐,我都会这样。”小哀直直的看着男人,试探着。
“哦,是吗?”冲矢昴只是推推眼镜,脸上没有起一点波澜。
小哀也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只好放弃。
“那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坐下来吗?毕竟不想原封不动的把碗带回去呢。”冲矢昴十分有礼的询问小哀的意思。
“随你。”小哀不想和这个邻居说太多话,尽管在之前的交往中也渐渐消除了对冲矢昴的猜疑与偏见。
“那么,我坐下来了。”冲矢昴端起汤,自己喝了起来。
“真是好喝,你不喝很可惜呢。”冲矢昴夸赞着自己的手艺。
小哀看了他一眼,“啊啦,脸皮真厚,还有,我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可惜。”
“是吗?”冲矢昴笑笑。
“那么,请快点吃完走吧。”小哀吞下最后一口饭,想要端着碗离开。
“别这么不好客嘛,这么冷淡以后没有男孩子喜欢哦。”冲矢昴开着玩笑。
“对一个小学生来说也太早了,而且,也轮不到你来说。”小哀头也不回,冷冷说道。
“别生气别生气,我开玩笑的,我现在就走。”冲矢昴端着碗退出来了。




明明已经入秋了,却依旧打开冷水淋浴。
小哀站在冷水中。
“人的体温,对于鱼来说太高了,没错,尤其是从冰冷的深海中游出来的鱼…”
洗完澡之后,小哀只穿了单薄的睡衣,在地下室开始了研究。
“你在干什么呢…”小哀问自己。
做完研究,已经很晚了,小哀从地下室走上来,撇了一眼窗外。
浓稠的黑夜一种有一摸温暖的橘光。
是工藤家的。
还没睡吗?研究生也真是不容易啊。小哀想着,钻入被窝之前将灯按灭。
工藤家的灯也随之熄灭。安静的夜将两栋房子裹住。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有点晕,小哀按着太阳穴,眯着眼将不适的感觉强压了回去。
她简单吃了点东西,继续待在地下室研究。
到了中午的时间,似乎头晕更严重了,小哀心想,不会吧,小孩子的身体有这么弱吗?小孩子不是风之子吗?麻烦……
她挣扎着想要去拿药,在椅子上坐了一上午,突然坐起,难免头晕,加之忽然的重感冒,竟然眼前一黑,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糟了……博士不在…没人知道我在这…”




冲矢昴端着一锅咖喱站在空无一人的客厅。
快速的扫一眼。
没在。
他放下锅,睁开了眼,墨绿色的眼露出锐利的光芒。
首先排除了绑架事件,一直都谨慎的监视着,任何人都没有接近的可能。
那么会不会是在某个房间?阿笠博士家很大,应该有很多房间。
冲矢昴迅速做出判断,顾不上是否会被自己守护的女孩认为是变态,冲进了里间。
扭开门。
没有。
没有。
没有。
冲矢昴额头出汗了,心里隐隐有些焦急,却克制自己一定要冷静。已经快把阿笠博士家的所有房间走遍了,只剩下小哀和阿笠博士的房间和地下室了。
他深吸口气,扭开小哀的房间的门。迅速扫了一眼,没有什么装饰,及其简单的布置没有藏人的可能。
还是没有。
冲矢昴没有慌,冷静的走向地下室。
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冲矢昴听到女孩的急促的喘息声,他皱眉,向着声音看去。
明明只是小孩子的身体,却依旧坚持在电脑面前做研究,结果,带着一脸不正常的潮红倒在地上……
冲矢昴蹲下来,有力的手托起病倒的茶发女孩,隔着衣料也感觉到过高的体温,抱着这只让人怜爱的小猫,他只是舒了口气。
“终于找到你了。”
考虑到在自己的领域更方便照顾,冲矢昴抱着小哀,讲她带回了工藤家。
安置好之后,量体温,冲药,冰敷,所有的步骤一气呵成。
被子里的女孩依旧紧闭着眼。只是嘴里含糊的喊着什么。
冲矢昴犹豫了一瞬,低下头,想去听清她在说什么。
“姐姐……姐姐”
一遍一遍的喊着。
冲矢昴听清了。
“真不愧是亲姐妹啊……”




在小哀的身边守了几个小时,病情却没有明显的改善,冲矢昴第二次量体温,看着温度神情有些严肃。
没有明显的降温。他看着床上的女孩,思索着该怎么办。
方法是有,但是这样的话,她会生气的吧……冲矢昴想着,从药箱中取出了酒精。
“顾不了这么多了,不然连明美的约定都……”
冲矢昴将酒精稀释,用棉球醮上,在小哀的手臂,脖子,面颊上涂抹,其它地方,他不敢碰,不然这个女孩醒来一定会发飙的。
一遍一遍又一遍的涂抹,温度总算是降了下来,冲矢昴抹抹汗。




不知又过了多久,小哀从昏迷中醒来。
迷迷糊糊一睁开眼,不是熟悉的天花板,不是熟悉的房间,但是一旁的男人却认识。
“醒来了?”
“嗯…这是…”小哀哑着嗓子,费力的问。
“是工藤家,你在地下室晕倒了,我就把你带到这了,你放心。”
“怎么有酒精的气味……”小哀突然紧张起来,“你不会脱了我衣服涂酒精吧!?”
“哎,我像是这种男人吗?放心,我可是很绅士的,骑士可不敢对公主做出什么越轨的事。”
第二次从他的口中听到这个词……
“为什么……”小哀喘了几口气。“你不用博士不在每天都来送食物吧……”
冲矢昴笑了笑。


“我说过了啊,我是公主您的骑士,保护公主,让公主辛福快乐是我身为骑士的职责。”

fin
鹿原
2017.8.1



















评论(3)
热度(19)

© 鹿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