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干了,你随意。

【冲神】冤家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清晨,太阳初升,阳光为万事屋镀上一层融融暖色。

 神乐被窗外清脆婉转的啾啾鸟鸣扰醒。

她揉揉松懈睡眼,睡衣衣袖胡乱的擦擦嘴角的口水,拉开门探头一望,眼镜废材还没到。

“银酱!银酱!”神乐赤着脚走向银桑的房间,猛地拉开门。“银酱起来啦!太阳晒屁股了啊!”

“哦。”银桑蜷着身裹着薄被,含糊不清的应着“昨天才忙完的委托,让我再睡一会吧。”

“喂---”神乐满脸黑线,踹了两脚。“天然卷你给我起来啦!”

银桑豪不为所动,更加大声的打起呼噜来。

“银酱!!今天是你做饭诶!”神乐有些恼火,声音陡然提高。银桑这才翻过身,红眸微微眯着,一副庸慵懒懒的模样“是么?可是家里没有吃的了,你自己去外面买吧。”

又是一翻身,安安稳稳的睡了。

神乐拿他没办法,气呼呼的收拾好自己抓过钱包便出门买早餐了,路过冰箱时不忘将最后一盒草莓牛奶顺走了。

“咩哈哈哈哈……”神乐往喉咙里灌着甜腻腻的牛奶边脑补银酱睡醒打开冰箱发现最后一盒牛奶不翼而飞的绝望表情,得意的笑了起来。

“一大清早的笑什么笑!扰民啊。”

神乐还没笑完,便被清朗的少年声音打断。她不满的回头一瞪“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总悟躺在长椅上睡觉,清秀的脸上戴着眼罩,可身上扣得整整齐齐的制服分明表明这家伙在工作期间。

总悟摘下眼罩。

“死S!”

“暴力女!”

两人异口同声。

“喂混蛋你明明是在工作期间吧,还坦然自若的在这睡觉?你是人民的警察你得为人民负责啊!”神乐一脸鄙视,撇撇嘴。

“那现在人民警察命令你赶快从我眼前消失。”总悟一看是神乐,不满的翻了个身。

神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踹向了长椅。

“咔擦”长椅在神乐强劲的脚力下裂开了。

“喂死丫头你到底想干什么!!”总悟像只炸毛的小狮子,满腔愤怒,蹭的一下站起。

“嘁~”神乐扮了个鬼脸,“我又不知道会这样。”

“哦~”尾音上扬话锋一转,总悟一脸坏笑“可是啊,你损坏公物诶。怎么办呢,我想想……

果不其然,少女露出紧张兮兮的表情。

神乐攥紧手中的纸币,心中暗喊“可怜的钱啊~”

总悟突然向神乐探了身,离那张白皙水嫩的脸仅几厘米,女孩呼出的气息急促的扇在总悟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草莓香甜。

“把你……”总悟凑在神乐耳边,轻轻吐出几个字。

咬字格外清晰。

神乐满脸绯红,用力推开总悟,急急跑开,嘴里囔囔着“死S你抽什么风啊!给老娘滚开点!”

总悟眯着眼看那身影仓皇远去,心情格外好。

 

 

跑远的神乐回眸,那修长身影还在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抽什么风啊啊啊!”神乐别过头。嘴里骂着。

走了好一会,买到早餐。

神乐不停地往嘴里塞着早餐,腮帮鼓鼓的,方才总悟说的话语又清晰浮现在脑海中。

他说的是“把你赔给我,怎样?”

神乐吞咽着早餐,脸上浮现一抹红晕。

拎了银酱的早餐沿着街道往回走。干净的和式建筑,哦有挂在窗前的风铃晃晃悠悠的叮铃作响,身着和服的女人小孩欢笑着擦肩而过。

“唔……”神乐步子轻快。

突然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不容神乐回头,一个壮汉裹挟着劲风撞向神乐的肩。

生疼生疼的。

手中的伞被撞落,骨碌碌的滚了老远,壮汉跑开了,背后是女人的哭喊“来人啊,拦住那个男人!”

神乐慌了神,逐渐升温的阳光笼罩住她,白嫩水灵的皮肤开始裂开,刺骨疼痛袭来,神乐咬着牙关没喊出来,眼前一片发黑。

神乐蹲在地上抱成一团,却被一件衣服罩住。

带着体温的,散发好闻清香的,替神乐拦下致命阳光的一件制服。

是真选组的制服。

总悟替神乐拿回了伞,他看着神乐小猫一样的探出头,不耐烦地递给她伞。“快拿着,别妨碍我办正事。”

说罢,少年便向前跑去“喂!砍了人还想逃?”

神乐撑好伞,旋风般追上去“死S怎么又是你呐,真烦人!”

总悟无暇与她斗嘴,“都快出人命了。”腰间佩刀已出鞘一半,迎着阳光折射寒光。

“啧,那家伙刚刚撞了我一下,正好找他算账!”少女不认输,猎豹般敏捷。

男人虽魁梧,但速度却很惊人,沿途不断将摊位掀了,试图阻碍身后的两个凶神煞鬼。

少年少女如咬紧猎物不放的狮或虎,愈发逼近愈发凌冽。

男人突然不逃了。

神乐咔擦活动着骨骼,威风凛凛“喂混蛋刚刚撞我那一下你打算怎么赔啊?\”

男人瞥了一眼这个小女孩,脸上露出狰狞表情,从腰间拔出沾染血迹的刀,扑向神乐,逃跑既无用不如拼死一搏。

“喂,小心。”总悟刚想提醒,却见神乐迎了上去。

高速碰撞,神乐闪过刀锋,膝盖挑击男人下巴,怪力女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男人惨叫一声,满口血半口牙。

总悟拔出了刀,极锋利的刀刃划着冷冽弧线砍向男人肩胛。

“啊——”男人捂住肩,踉跄几步,闷声倒下。

神乐站在男人旁边,低头去看。

男人趴在地上,猛地抬起头与神乐目光装上,另一只手抓起刀砍向神乐。

总悟眼疾手快,拽住神乐一拉,刀刃只是在她小腿上留下浅浅一血痕。

神乐被总悟一拽重心不稳跌进他的怀里。

瞳孔放大,脸贴着少年的胸膛,能听见有力的心脏跳动,又是那干净清爽的气息,神乐身子不由微微颤抖,大脑一片空白。

总悟怀抱着女孩,低头去看,手抓着女孩白瓷般细腻的手臂,隔着衣料也能感受到自手掌传来的炽热。

随后赶来的真选组队员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山崎讷讷张嘴“队长……”

土方咳了两声“总悟你小子占人家女孩子便宜也该占够了吧。”

总悟松开神乐,神乐拎着东西跑远了。

“那是万事屋的小姑娘吧。”

 

 

 

 

翌日。

有人按门铃,神乐打开门,门外却无人,只是放着一个小盒子。

打开盒子,小巧精致的提拉米苏,还有一张卡片。

“那天不好意思了”——-总悟。

银桑看了看发呆的神乐,故作慌张的喊了起来“啊!!怎么办啊,都说了女孩要富着养,可是阿银实在没那个能力啊啊,新八叽快想想办法!咱们小神乐要被真选组的人拐跑了!”

神乐咬了一口提拉米苏,味道在嘴中弥漫开。下一秒她就泪流满面“银酱!新八叽!水……我要水!那个混蛋居然往里面涂辣椒酱!好辣……”

“混蛋我要砍了他啊!这家伙绝对和我上辈子是冤家……不,这辈子也是啊!!”

站在万事屋楼下的总悟听着女孩的喊叫声,淡淡的笑了。

-fin-

2015 6 12

评论(2)
热度(25)

© 鹿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