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干了,你随意。

关于邻居先生的二三事


我的邻居,二十出头的小青年。
也许是因为城市邻里间关系冷淡,我至今不晓其姓名。
邻居先生,不高,但身材匀称,腰杆子挺得笔直,看上去也十分舒服。
他经常戴着一顶棒球帽,黑色的碎发从帽中漏出。无数次的,我与他在楼道中擦肩而过,却始终没能将他隐在帽檐下的眼睛看清楚。

邻居先生喜欢做菜。
老式的房子,他家与我家共一条走道。厨房与卧室独立。每每回家,侧身经过他的厨房时,总看见他弯着腰仔细的切着菜。
白蒜,红椒……各种佐料被切得细碎,整齐的码在矴板上。锅里烫好了油,滋滋的响着。他一旋身,菜刀一铲,鲜艳的佐料在锅中爆开,辛辣生猛的气味迅速弥散开来。紧接着,菜下锅了。锅铲翻炒间,更浓郁的香气直冲鼻中。
我回家,不满意的跟老爹抱怨,你炒菜能不能学学咱邻居啊?你闻!
自诩长于做菜的老爹大约觉得自尊受了伤,皱着眉头仔细抽抽鼻子,不服气的表示如果有一样的食材佐料他也能做出这味儿。

邻居先生喜欢猫。
他家的猫看上去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得到了主人良好的照顾,一身皮毛在阳光下油光水亮,泛着金黄的光。
有时候,那只猫就蹲在狭窄的走道上,脉脉的盯着主人在厨房做菜的身影。
我走近,一边想象了下那身柔软皮毛的手感,一边发出噪音试图让猫注意到我放我过去。
然而他对我视而不见,没有半丝反应。
我默默的站在那,想着要不从他身体上跨过去。最终还是畏惧猫会突然跳起来吓人一跳而作罢。
过了好一会,猫才抬起脸庞,一双漂亮的瞳子冷冷的看着我。
他审视我一番,傲气的一甩尾,进了屋。
有时候,那只猫就蜷在房间里的阴影中,只听见几声轻细的猫叫在空气中幽幽浮起。

总之,邻居先生和他的猫一样,安静。身上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









评论
热度(1)

© 鹿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