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干了,你随意。

彼味

|楚路

|翻出来的旧文
|cp感不强 
|求评论  求指点  求勾搭!
|虽然知道没人喜欢……

 

路明非大二的暑假。
盛夏,蝉鸣聒噪不休。太阳毒辣,晒得草木打了焉儿,晒得沥青路都有点烫脚了。
路明非在小屋中热得满头大汗,他央求着婶婶开空调,得了准许,路明非乐呵乐呵的关了门,享受怡人凉风。
今天那个烦人的小胖子路鸣泽不在,他约了同班女孩去市中心玩。在泡妞这方面,身高160体重160的路鸣泽比表哥不知胜了多少筹!
路明非翘着二郎腿哼着白烂调子的小曲儿打游戏,正与敌方酣战,QQ传来了滴滴滴的提示音。
路明非暂时抽不出空来,没有理会。
几秒后,又是滴滴滴的一声。路明非只好打开消息,迅速扫一眼。
啊嘞?师兄居然会用QQ发消息?!路明非被吓了一跳。
来着正是楚子航。某日路明非得知楚子航也有QQ后便加了师兄为好友,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师兄的头像亮起。
“路明非,有任务。”简洁得如楚子航那张面瘫的脸。
“在仕兰中学见面。”路明非能想象得出楚子航在网络另一端面无表情的打字的模样。
“好嘞好嘞!”路明非回了过去,一拍脑门才想起自己今天光顾着玩游戏忘记登录卡塞尔网站了。

登陆后,打开邮件,路明非看到了学院派送的任务。学院从中国淘回来的一件可能与龙族有关的小物件被人截了,有情报显明截了物品的人会经过路明非楚子航所在的市区,学院觉得这夺回物件的任务太简单,便只交给了二人。交给路明非是应该的,交给楚子航是浪费资源。
楚子航打完字,咽下最后一口冰红茶,开车出发了。
路明非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婶婶,也要出发了。打开门,热浪扑面袭来,路明非踉踉跄跄退后了几步,他退回凉爽的房屋,死活不肯再迈一步了。
“这天也太不给力了吧?”路明非苦着脸,抱着壮士赴死的决心出了门。
一路上,路明非耷拉着脑袋往仕兰中学走,他全身像开了闸的水库,汗不断往外涌,湿了他的衣服,黏巴在身上很不舒服。

楚子航在阴影处停了车,远远地看见路明非一副狼狈模样微微皱了眉。
“怎么弄成这样子?”楚子航路明非接过楚子航的冰水,灌进发干的喉咙里,稍微缓了过来,他一屁股坐在阴影处,抹了把汗,“师兄,你可是有钱的主,可以开车来,我可是烈日炎炎下靠两条腿走过来的呢!”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来接你的。”
“还是师兄好啊,”路明非咧开嘴笑了笑,“对了师兄,你怎么突然用QQ了?”
“以前夏弥让我用过QQ,她说有网的时候比较省钱。”楚子航面无表情,心却没来由的抽了一下,只有几个人的QQ列表里,那个明媚女孩的头像再也不会亮起。永远都是一片灰色的注视着他。
路明非瞥见楚子航的嘴角极微的抽动里一下,心里突然替楚子航悲伤起来,夏弥穿着墨绿色的校服穿过洒满金色阳光的走廊,阳光勾勒出她淡淡的身影,长发在肩头起落。她拎着盛了银耳羹的碗走进病房,喊着师兄我来送吃的了……
于是整个房间都弥漫着香气,夏弥发梢淡淡的檀香,银耳羹的甜味……
可是夏弥已经死了,但她在这世界上还留着痕迹,每每楚子航看见夏弥的头像都会沉默很久吧,会回忆起和夏弥在一起的时光,尽管那些记忆已经泛黄…
“对了师兄,到底要把什么东西抢回来啊?”路明非赶走脑袋里那些文艺伤感的念头,又扯起白烂的笑容,努力想把气氛调节到正常。
“诺玛现在发短信给我了,目标正在靠近。”楚子航看了一眼手机,冷冷的盯着远方。
不一会儿,道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越来越近了,路明非惦着脚用手在额上搭了个凉棚眯着眼看。他愣住了。
“师兄,有点奇怪…”路明非支支吾吾,“好像是个女孩子诶!”
楚子航也看清身影了。
不算高挑的女孩拎着一个小袋子,在路上不疾不徐的走过来,阳光照在女孩白皙的皮肤上仿若透明。浅栗色的发丝在肩头跳跃。
路明非又看了看道路,除了女孩就没有其他人经过。 路明非思忖着是怎么回事,楚子航犹豫着要不要提起村雨杀上去。
眼看着女孩就要经过他们离开了,路明非大义凛然,“师兄你狠不下心我去吧。”
路明非一路小溜拦住女孩的去路,贱兮兮的笑着,流氓式搭讪,“嗨美女,你手里的是什么啊?”
“关你什么事?”女孩瞪了他一眼,想走,突然,她身子一颤,感觉到背后的冷冽目光。
她转过头去,对上了楚子航的目光,楚子航站在那,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
女孩一惊,她想起雇主对她说的话。
“会有一个杀胚一个废材在路边上等你,如果废材来拦你路就踹他一脚赶快跑。”
女孩呲着牙,踹了一脚路明非,“滚开点!”,跑走了。
“诶呦喂。”路明非抱着腿倒吸凉气。
楚子航拎着村雨已经冲了出去,路明非望着师兄的背影急忙大呼,“师兄手下留情啊!”。要知道这杀胚被逼急了也是有可能将恶棍与妇孺一视同仁的,难保女孩拼死挣扎师兄一个不小心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路明非也冲了出去,“妹子,你快放下东西!”

女孩的肩被楚子航死死按住了,她另一只手猛地将袋子扔向远方。
楚子航优先保证物品的安全,自然松了手去接袋子。
路明非则心中惊呼一声哇嚓嘞,这肯定是国宝级的古董,要是摔坏了岂不成罪人。也飞奔去接。
袋子被抛向空中,一只手镯从袋子内滑落。是一只成色顶好,翠色温润的镯子,它划出优美的弧线,眼看就要落在地上砸成碎片。
楚路二人同时伸手去接。
炎炎夏日,二人指腹都触及一片冰凉。
清脆的声音响起,镯子碎了。几弯残玉散落在地。
“不会吧?这都没接到?”路明非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碎镯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随即他发现了异样,自己的声音格外的……温和有礼……“咦?!”路明非大惊。
“路明非。”有人喊他。
这才是自己的声音嘛,透着一点点的小猥琐。可为什么自己的声音会突然喊自己的名字?唉……不对啊……路明非抬头。
看见了另一个路明非。
“哇嚓嘞,你是谁啊?是鬼么?”路明非跳了起来。
“我是楚子航,现在你是我。”另一个路明非,啊不楚子航绷着脸,冷静地告诉他事实。
“什么?”路明非摸摸自己的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身上的名牌短袖绝不是他路明非这种穷狗能随便买的,还有这鞋,这手腕上的名表……毫无疑问,他现在是楚子航。
“这……这怎么回事啊?”路明非结巴了起来。
楚子航穿着路明非皱巴巴的大背心有点不适应,他看了看地上的碎镯子,“也许是这只手镯有什么特异功能使我们的灵魂在同一时间接触它的同时交换了身体。”
路明非在楚子航的身躯中看着路明非一丝不苟的模样,用专说烂话的口说着正经事,有点……难以接受。
师兄看你这样子是在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了嘛,而且还一脸已经接受这事实的表情,那个师兄我身上都是汗臭你不介意么。

要是被熟人碰见这样的路明非他们一定会觉得我疯了的……此时路明非内心风起云涌万马奔腾,他虽换了一副皮囊,可本质仍是那个废材的吐槽王。
“可是师兄,”路明非也只好接受这样的结果,“这镯子烂了。”
“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楚子航皱起眉
神情严峻,腰杆子也习惯性的挺得笔直。“也许我们再也管不回来了。”
“什么?”路明非还指望着师兄能能想出什么办法,听他这么一说,不禁叹了口气耷拉着眉。
若是芬格尔见了这景象定会笑喷,因为这二人的气质与外貌完全不搭调。
“那个女孩呢?”楚子航顶着路明非的脸问路明非。
“不知道……跑了吧?“路明非习惯性的摸摸头,这个动作让“楚子航”看起来很傻。
楚子航仔细思考着,“不觉得这一切太奇怪了么?一只奇异的镯子突然被人劫走了,又是一个女孩拎着过来,她一定是被人雇佣的,这一切很有可能是被人算计好的。”
“对啊对啊,太奇怪了。”路明非附和着。他又苦着脸,“师兄你有没有觉得我俩可能是被实验的小白鼠啊?”
楚子航点头,“不排除这种可能。”
“有可能那个幕后黑手研究出了这种可以交换身体的东西又是卡塞尔的仇家,就挑了我两做实验观察效果好不好,再批量生产?”路明非脑洞大开。
“……”楚子航沉着脸。“总之先像学院汇报。”他从路明非那拿回自己的手机。  
路明非想通知下熟人这个可怕的事实。 
“喂师兄啊?”路明非打给了芬格尔。
“嗯二货师弟,”芬格尔含糊的应着,突然他一个激灵,“咦?是师弟么?怎么声音像楚子航的?”
“是路明非,只不过我现在在楚师兄身体里。”路明非哭丧着脸,“我和师兄交换身体了。”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
“怎么可能?!”芬格尔发出爆笑,“今天是你们中国的什么节日对吧?楚子航你和路明非来整我对吧?”
“真是路明非!”路明非大叫。
“哦……”芬格尔再次沉默。
“那你的意思楚子航现在是你喽?”
“嗯。”
“这样啊,师兄也没什么能帮你的诶,”芬格尔摸了下鼻子,“要不你们先向学院汇报,我帮你们查查资料。”
“资料我们也会查好么?你能不能想想其他办法?”路明非有些嫌弃。
“好吧好吧。”难得芬格尔正经了一会。
路明非挂了电话长嘘一口气。路明非的手指划过界面,诺诺的名字映入眼帘,路明非咬咬牙往下划,可他一犹豫又滑到了诺诺那儿。
要不要也告诉她?不不,她并不需要知道这件事啊,而且她知道了也不太会相信或是调戏几句吧?路明非心中天人交战他想把这件事告诉亲密点的人,可诺诺并不算他亲密的人。他能告诉的似乎也只有……芬格尔了。
他的手指上下往复好几次,连汇报完学院的楚子航都注意到路明非神色不太对劲。
突然一通电话打来。
是诺诺。
路明非吓得手一抖,他慌忙接了电话,“师,师姐……”
“路明非?”诺诺听出了是楚子航的声音,她眉一挑心说原来是真的。“你怎么和楚子航交换了身体?”
“诶?!师姐你怎么知道的?”路明非目瞪口呆,这小巫女不至于连这种事都预测得到吧?
“哦,芬格尔在论坛上发了贴,求助大家的想法。”诺诺手指缠绕着自己的红发,看了看电脑,回答的云淡风轻。
路明非苦着脸心里不断咒骂着芬格尔,你妹啊师兄,让你想想办法至于到论坛上发帖么?现在搞得满城风雨的,早知你不靠谱了呸呸呸……路明非想着突然心里一动,也不是完全没好处嘛,至少诺诺看见帖子了,她主动打电话来了啊……
看见帖子的有那么那么多的人,他们顾着笑顾着刷神回复。可是记着他路明非的,来打电话问他怎么回事的就只有……诺诺。
路明非撇撇嘴呆呆的笑了。
“喂问你话呢!又发呆了!”诺诺听他半天没动静忍不住呵斥,“到底换不换得回来啊?你可是我唯一的小弟,我才不要楚子航跟在我后面!”
“哦哦,”路明非回过神来,“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师兄在那想办法呢。”
“嗯,那你先将镯子收好,我们都会找办法的,你别急。”诺诺委实是一位好师姐,她声线柔和下来,安慰着路明非。
“好……”路明非听醉了,只知道讷讷的回好。
“那我先挂了,有什么事再找我!”
“……”
路明非挂了电话,却还一直盯着手机。
“路明非。”楚子航用手碰碰他的肩。路明非赶紧收起花痴的表情,抬起头来,“师兄。”
“现在……要不我们跟家里说一声不回去了吧?”楚子航左思右想两人的差距终究是太大了,若是被其他人发现事情就闹开了。
路明非挠头刚要答应,不远处一个中年男人扯开浑厚的嗓子喊了一声,“明非!”
路明非吓了一跳,他探着脑袋往楚子航身后看,啊糟了是叔叔!叔叔正碘着肚子朝他们走来。“明非和同学在一起啊!”
“糟了是我叔!师兄你赶快扮一下我,”路明非乱了方寸,低声对楚子航说,“记得像一点啊!”
他想想又补充一句,“对了师兄我家还有婶婶和表弟路鸣泽。”
“嗯。”楚子航淡淡的应了。回过头对中年男人礼貌的喊叔叔好。
路明非一捂脸心说师兄你还是不像我。
“哎呦,明非去美国那么久见到叔叔都生分了啊,喊的这么礼貌。”叔叔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他眼里的路明非的肩。“我们一起回家吃饭去!”
楚子航被叔叔搂着很不习惯,他记忆中除了那个男人之外,就没有其他人对他这么亲昵了。而那记忆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明非啊,在美国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有没有交女朋友啊?”叔叔带着楚子航往家走,一面问他事情,毕竟是他们老路家的。
“嗯……”楚子航努力扮路明非像一点,“还没呐,我认识的女孩都名花有主了呢。”
“那要加油咯!”叔叔拍着楚子航的肩叮嘱。楚子航愣愣,他回想起一些画面。男人也曾拍着他的肩说些什么,好像是叫他照顾好妈妈和自己,记得泡牛奶……
那杯加了一块方糖的,袅袅冒着白色蒸汽的牛奶……
“嗯。”楚子航低下了头。

路明非望着叔叔和楚子航远去的背影,思忖着到哪过夜。
不会要睡大街了吧?看来我人生中又要添上浓重的一笔了……路明非四处走着。
“叮。”短信,是楚子航的。
“你开我的车回去,我家的地址是……你从后门进去就好了,有人会给你做饭,我的房间在二楼第三间房。”
路明非乐了,去师兄家住也不错。路明非开车离开了。

婶婶给二人开门,“路明非你跑哪里去了啊你!磨蹭到现在才回来。还有老路你,让你买的东西有买错了,明天赶快给我去换!”
楚子航进了门,想表现得自然点,他不经意的用余光打量着这个家。
很普通的房子,装潢设计也很普通。
婶婶进了厨房开始烧汤,她在厨房忙碌开来,饭菜的香味很快飘满整个屋子。
“路明非!回来就干点活!把西红柿去洗了!”婶婶扯开大嗓门,楚子航赶紧进厨房结果西红柿仔细的洗起来。他蹲在水盆前,低头看见映在清澈水中的自己和这个家。
水中人是路明非,水中家是路明非的家。
楚子航淡淡一笑,卖力的洗起西红柿来。突然他看见一个被虫咬过的西红柿,楚子航犹豫了一下,抬起手打算扔进垃圾桶。眼尖的婶婶一下子叫开了,“路明非你干什么?”
“被虫咬坏了的。”楚子航把虫洞给她看。
婶婶一把夺过西红柿,“你成天吃白饭就不知道心疼钱!一个西红柿也是钱!只是一个虫洞切掉就是了干嘛浪费,让你干点活也不省心!”
楚子航低下头没说什么,他确实是第一次被人使唤做家务,他并不知道婶婶平日里不看好路明非,凡事都会说两句。他只是想着自己没做好这件事。
“算了,去去去,把碗洗了。”婶婶见路明非一声不吭的,把一摞碗交给楚子航。
楚子航见到油腻腻的碗有点反胃,但他还是接过来去洗碗了。凉水泡满整个池子,碗上的油却总洗不掉。
叔叔从旁边经过瞥了一眼,很奇怪,“明非你怎么用冷水洗?”路明非在家都洗了好几年的碗了,算个洗碗小能手。平时他都是用热水洗的。
楚子航开了热水,碗上的油果然褪下。他将一只只干净的碗摆好放到碗柜里。一抬头,婶婶没好气的对他说,“不用放到碗柜里。拿来给我盛菜!真是的去了美国连家务活都不会做了!”
楚子航只好把碗给婶婶,婶婶利索的盛好菜,给楚子航,“端桌上去。”
楚子航接过菜摆桌子上,婶婶觉得有点不对劲,平时数落路明非的时候路明非总会嘟囔几句,今天路明非只是低着头,干活也特别利索,西红柿洗的干干净净挑不出任何毛病。平时路明非在饭点的时候总会囔囔好香啊!饿死我了!而今天只是沉默。
“怎么回事?”婶婶自言自语。
婶婶烧的菜都是些家常菜,只有一盘肉,楚子航在家的时候,佟姨总会为他炒很多菜,鸡肉牛肉排骨什么的餐餐都有。可楚子航就是觉得路明非家的菜好吃些。
也许是因为这些菜是家人炒的缘故吧?
这时,路鸣泽在外面拍门,“妈快开门啊!”
婶婶立马扔了筷子,跑去开门,见了儿子如见了宝贝,开心的不得了。婶婶拍着儿子的脸蛋,“今天玩的开不开心啊?晚饭吃饱了没?要不要妈给你再盛一碗饭?”
“不用了。”路鸣泽推开婶婶的手走进房间。
“哎呦,”婶婶叹了口气,回到桌上吃饭。

路明非开着师兄的豪车来到师兄家,进了后门过了花园。路明非在心里赞叹,这房子好大啊,还有一个花园!
偌大的房子只有几个房间亮着灯,佟姨开了门,“小航你回来了啊!”
“嗯。”路明非说。一边换鞋进了屋。楚子航家果然够气派,昂贵的家具,原木地板……路明非有点不适应。
“今天你爸妈出去参加宴会了,”佟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饭菜都准备好了。现在吃吗?”
“吃吃吃,饿死我了呐,”路明非笑了笑
“哦哦。”佟姨愣了一下,小航什么时候会这种语气说话了?但她也没有多在意。只是把饭端给了路明非。
路明非埋着头狼吞虎咽起来,“饭菜真好吃!”
“多吃点,吃完把碗放桌子上就好了,”佟姨转身走了。
吃完饭,房子里清寂得没有一丝声响。路明非转了几圈也觉得没多大意思。他看见墙上挂着的全家福,每一年都有。路明非凑上去,小心的用手指摩挲着全家福。迪斯尼乐园的背景,绝色老娘,牛逼老爹,还有中间小小的,板着脸的楚子航。
师兄小时候就是面瘫了啊,路明非看了很久的照片,他有些羡慕,他和爹妈从来没有拍过全家福……也没有人带他去迪斯尼乐园玩……
路明非进了楚子航的房间,房间很大。这令一直和路鸣泽挤在一个房间的路明非再次羡慕起来。师兄的房间很简洁,没有任何海报游戏机,只有塞的满满的书柜。
路明非躺在楚子航的木板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啊嘞师兄的床居然还是木板的,好难受……师兄一直过的都是什么生活啊?跟苦行僧样的!他就这么大了几个小时的呆,路明非突然意识到,楚子航在家里可能也是这样的,爹妈经常是不在家,师兄就在房间里自己看书,佟姨会给他做饭,可……拥有豪车别墅,有着别人没有的东西,别人羡慕的东西又有什么用呢?这别墅……是空的啊!
师兄从小到大其实是很寂寞的吧?
“师兄……”路明非说。
“小航啊,你的牛奶。”佟姨在门外喊,路明非从床上蹦起,终于有个说话的了!
他接过牛奶,关上门。慢悠悠的走到床边又复躺下。他喝了一口牛奶,将杯子放在床边的的小几上。过了一会路明非伸手去拿。
几上居然是空的!
路明非立马跳下床,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路鸣泽一只手托着腮帮,另一只手轻轻摇晃着牛奶杯,纯白的液体微微晃动着。
“该死!快拿过来!那是我的!”路明非见是路鸣泽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愤怒起来。“快说,这次是不是你搞得鬼!”
路鸣泽没有理会他的问题,眉毛一挑,“你的?”
“这明明是楚子航的。”他补充一句。
路明非不解,“管它是谁的,快拿过来!”
路鸣泽叹了口气,把牛奶给他,路明非咕噜咕噜全灌下了喉咙。他哼了一声,想必是不想让路鸣泽占到丝毫的便宜。
“哥哥,你急什么,跟没喝过牛奶样的,再说了,我会稀罕你的牛奶呢?”路鸣泽有意无意的弹了弹身上纯黑的小西装。
“切!谁知道你肚子里又打什么坏主意!”路明非咬着杯子。含糊不清的说。
“嗯……”路鸣泽看着他,“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路明非放下杯子,“说什么呢,你能不能说话和上文有大点联系啊?”
“哥哥,你从小不就憧憬这样的生活么?属于自己的房间,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路鸣泽的眼神说不出是怜悯还是轻蔑。
“什么跟什么啊?”路明非回想起小时候经过大房子时的羡慕,“我靠,多少年前的小心思都被你挖出来了!”
“嗯……因为这世界上只有我和你同心啊,哥哥。”路鸣泽站了起来,对他笑笑,天真无邪。
“我不管,是不是你玩我呢!”路明非也站了起来。
“不是玩。”路鸣泽纠正他,“我只不过是帮你实现了幼时的愿望。”
“快说!怎么样才能变回来!”路明非气得不打一处来。
“很简单,镯子是一对的,拿来另一只镯子就可以换回来了嘛。”
“镯子拿来!”路明非伸出手要。
“我没有。”路鸣泽摊摊手,“不过别担心,明天你们就能换回来了哦。”他说完话,消失了。
“喂!”路明非很无语,不过他现在不怎么担心了,小魔鬼说明天会还回来明天就一定能换回来,这么多次,小魔鬼没有骗过他。
路明非打着呼噜睡着了。

楚子航一直磨蹭到十一点才进房,他不太想看见路鸣泽。
路鸣泽坐在电脑前聊天,笑得花枝乱颤……楚子航坐在另一张床上,就要阖上眼休息。路鸣泽看见他窜了过来,“喂喂喂路明非你这么早就要睡觉啊?不打游戏了?”
“不打,今天很累了。”楚子航回答他。
“路明非我跟你说,我今天看见陈雯雯了,”路鸣泽偏偏不放过他。
“哦。”楚子航把头歪向一边,不太想理会。
“你怎么了,听到陈雯雯不是会很兴奋吗?”路鸣泽见自己没能打击到路明非有点失望。
“快看,今天我约的女孩!”路鸣泽调出他和女孩的自拍,他那张胖脸占了屏幕的一大半。“看看怎么样。”
楚子航微微睁开眼,瞧了一眼照片,有倒下睡,“一般。”
这一次轮到路鸣泽惊讶了,路明非应该凑上来评论一番的啊,他什么时候不爱看美女了?
路鸣泽也觉得没意思了,又回到电脑前聊天。

翌日。
路明非被楚子航的电话吵醒了,“路明非!学院有结果了,根据古籍记载,这是一对镯子,另一只镯子也可以使我们换回来,学院已经派人买下另一只镯子,现在送到我手上了,你快来学校。”
路明非与楚子航汇合,楚子航手中果然有一只镯子。
“师兄!”路明非跑了过来。
“两个人同时触碰镯子。”楚子航让路明非碰到镯子。
仿佛是一秒钟的事。两人换了回来。
路明非反复确认是自己的身体。他长呼一口气。
“师兄,我们都不容易啊。”
人生百态,难尝彼味。

Fin.

2015 8 10

 

评论
热度(12)

© 鹿原 | Powered by LOFTER